p一部白鹿原

天门历史网 2020-02-20 21:17:38

  一部《白鹿原》,令陈忠实在文坛声名雀起。

  这部作品被先后改编为秦腔、话剧,电影《白鹿原》也即将与观众见面。对陈忠实而言,其作品以多种艺术形式传播,实在是一件好事。

  “对作家而言,作品最终要与读者完成交流;对我而言,获得最广泛的读者喜爱,是高于任何奖项的安慰。“陈忠实说,”我以虔诚的态度对待作品的改编,只要能扩大与读者的交流,有些改编我甚至放弃了报酬。”

  1992年,长篇小说《白鹿原》面世,这部50万字的小说,通过白鹿两家的恩怨纠葛,展现了关中农村的历史变迁。

  谈起这本书,身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的陈忠实引以为荣的并非多次获奖,抑或超过百万册的总印数,而是《白鹿原》从未经过"炒作",就得到了社会各界与读者的广泛认可。

  “这本书,令我感到自信,心里觉得踏实,就是全过程并没有经过任何 炒作 。"陈忠实说,“那个时代延续了几千年的封建制度解体了,但在中国人精神心理上的遗留,并不会随着皇帝退位而消失。在这本书中,我想尽可能把握特定时代中国人的文化心理结构和精神历程。”

  越来越多的作家邀请陈忠实为自己的作品写序。然而,这需要品读数十万字的原作,并完成几千字的行文,占用了陈忠实许多时间和精力。但他还是创作了不少散文。

  他说:“文学依然是我的理想,也是我的人生追求。当初小小年纪发生对文学的兴趣,一直到如今年近七旬,我依然不能摆脱对文学的兴趣和追求。”

  幸与不幸

  回顾《白鹿原》的创作经历,构思与准备两年,提笔写作4年,期间经历许多艰辛。陈忠实感叹:“文学是我的幸与不幸。”

  陈忠实的大半生在老家西安灞河边的白鹿原上度过。从读小学到当民办教师、在公社工作,又调至区文化局工作,他没离开过那片土地。

  上世纪80年代,陈忠实调入陕西省作协,这一次他终于结束了“上班族生活”,带着铺盖回到老家的乡村院落潜心创作。

  陈忠实说:“专业作家的身份让我得到了时间和空间上的自由,在查阅大量地方县志和当地老人的回忆后,我才知道自己的家乡曾是陕西呼应中国革命最早的地区之一,这些燃起了我创作的热情。”

  孩子多,生活负担重,家里的老屋已破败不堪却无钱维修……陈忠实就是在如此环境下创作的。遇到下雨天,家里甚至找不到一块不漏雨的地方睡觉。后来,索性借住亲戚家,一张小饭桌,一个小板凳……中国乡村风云变幻的文字跃然纸上。

  陈忠实在农家小院一住就是10年,《白鹿原》出版他才回到西安。“我是出身农村的作家,经历了农村社会生活的演变,而我的创作正得益于此。”他说。

  作家不是培养出来的

  国内文坛上,“文学陕军”是一支不可小觑的生力军。从柳青到路遥,再到陈忠实、贾平凹,丰厚扎实的文化底蕴,崇尚读书、坚守理想的优秀传统,让陕西大地上的作家佳作迭出。

  近年来,陕西文坛上出现“断代现象”。目前陕西40岁以下的作家,连续出版几部长篇小说的不下百人,却缺少在全国叫得响的文学力作。

  对此,陈忠实认为,文学创作是个体劳动,有传承性却又几乎没有直接的传承性。作家的成长和作品的诞生是一个自然过程,很难有规律可循。时下陕西的中青年作家普遍接受过高等教育,显然佳作鲜见并非文化素养问题,其实文学的神秘性就在这里。

  陈忠实成立了白鹿书院。他希望在这里展开文学创作的交流和探讨,扩大和丰富作家的视野,以促进优秀文学作品的产生。

  陈忠实认为,作家难以“培养”。“我当了十几年作协主席,从来不用一个词 培养 。如果能培养作家,我为啥不把自己的儿子培养成为作家?我的3个孩子没有一个从事文学创作。”他说。

  当前,关于“伟大的作品如何产生”已经成为文学界的非常话题,甚至超出了文学界成为一个社会话题。

  作为陕西文坛老作家,陈忠实由衷期待大作品的出现。

  他说:“决定作家生活体验和生命体验的质量及独到性的,关键还是思想。尤其是进入生命体验的作品,决定着其深刻性、独到性的关键就是作家的思想,只有深刻思想的作家,才能把对当今时代的理解化作个人的体验,用一种完美的艺术形式表述出来,这样一个伟大作品就产生了。”

(编辑:刘彬)

女人身体瘦弱疲劳月经不调
潍坊癫痫病医院地址
武汉十佳癫痫病医院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