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学聚会忆三友1

天门历史网 2020-01-15 00:58:56

同学聚会忆三友(1)

最近几年,我参加过三次规模较大的大学同班同学会,每次同学会之前都有一名同学不幸去世。第一次听说时感到很震惊和惋惜,第二次听说时感到很震惊和惋惜,第三次听说时除了震惊和惋惜,我开始思考人生中一些我们似乎明白可又没完全明白的问题。

这三位不幸去世的同学都是男生,都比我年纪稍长,大学时都跟我关系不错,都有值得我学习和让我感动的地方。因此,我和他们在大学期间的一些交往片段,不时会浮现在眼前。

一、我与熊成龙

第一位去世的同学叫熊成龙,与我同庚比我大月份。我得知他去世的,是在2013年10月我们进校40周年纪念的师生团聚会。毕业37年了,多数同学第一次见面,大家相互打探少数没来参加聚会的同学情况。有人说熊成龙已经走了好几年了,问其原因,只说是与喝酒有关,由于这位同学与熊关系一直很密切,他似乎不愿详说,我们也不便追问。

大学时,我与熊不在一个学习小组,也不是室友,甚至不在一层楼住,因此接触不算很多。可是,我和他都是1969年春入伍,1973年春退伍,退伍几个月后高考入学。他在内地部队基层连队,经常表演说唱类节目,并且擅长讲故事聊当兵时的奇闻趣事,我在部队基层连队,经常办墙报、刻蜡纸、写诗文和创作表演小节目,所以有一些共同语言。

第二学期末,我班的老大哥、时任中文系学生会副主席陈传伟创作了一篇对口词,由我和熊代表中文系在全校文艺晚会上表演,彼此增进了了解。

熊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是在第三学期初运动评法批儒”阶段。当时,学校党委根据全国”运动形势发展的要求,提出结合战斗任务”组织教学,将我班作为全校的教改试点班。中文系党总支也非常重视此项工作,将古代文学教研室和古代汉语教研室的很多老教师,集中到我们班上课,以期探索一套新的教学改革路子。全班同学对这次教改试点有不同的看法,多数同学感觉结合评法批儒”这个中心任务进行教学,可能会侧重古代文学古代汉语的学习,而对其他科目有所偏废,担心毕业后难以胜任中学语文教学工作。我当时曾写过一个短篇小说《解疙瘩》描述了这件事,并给时任班长蒲解平看过。

我与熊私下就教改试点深入交换过意见,他的一些想法跟我不谋而合。他说,学校希望我们去工厂农村宣讲”和儒法两条路线斗争史”我们可以请各科老师在讲课中详细介绍一些历史事件,由我们整理编写一些典型的故事作为宣讲材料。我提出在撰写过程中可请写作教研室老师专门讲课辅导,他也非常赞同。

熊让我最感动的一件事,是1975年5月我们班去成都无缝钢管厂学工期间,他积极努力为我争取到最有钢厂特色的车间体验生活搞创作的机会。

下厂之前,我和熊等几个爱好诗歌创作的同学提议,借这次学工的机会与工人们开展一场赛诗会。没想到班上同学积极性很高,中文系党总支也很支持,1956年在大学做过客座教授的黄步青老师主动请缨,专门为我们开设了一堂诗歌创作讲座课。全班不少同学跃跃欲试,都想在学工中拿出自己的得意之作。

成都无缝钢管厂是国家冶金部直属的一家大型生产企业,主要生产318、216和113毫米无缝钢管。我班进厂后,第1、第2、第3学习小组分在这三个主业车间学习和劳动,我们第4学习小组却被分在了基建车间。整天搬砖、砌墙、建厂房,无法体验钢厂特色生活,我感到非常窝火。

熊非常理解我的心情,私下找班长蒲解平和时任中文系学生会主席陈传伟反复磋商,最后以我是本班参加赛诗会的骨干成员为由,临时抽调我到他所实习的318车间体验生活。第一天,熊和老陈就陪同我拜访车间主任和一些老师傅,登上平炉眺望车间厂房,参观行车吊运钢锭,熟悉各个生产工序和各种设施设备名称。

经过二十多天同工人们一起劳动和交流,我对成都无缝钢管厂基建车间、制管车间的生产流程和工艺有了初步认识,加之我有一个小学同学从部队退伍后分配在该厂机修车间,还有一位中学同学的父亲是该厂设备科,如此一来我对这家工厂的生产情况就有了由点到面的基本了解。我很快写出了一首快板诗《学工见闻》在厂部运输科举办的赛诗会上朗诵大受好评。这与熊给我的无私帮助和努力有极大的关系,我一直心存感谢,念念不忘。

或许是都当过兵,走南闯北去过不少地方的缘故吧,我和熊有一个共同的习惯,每到一个新地方,都喜欢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和名胜古迹。

1975年9月中旬,我班去乐山地区井研县毕业实习,我分配在县高中校,熊分配在周坡区中学。实习后期,我和班党支部书记老易去几个区的乡镇(公社)做一周社会调查,10月28日上午在马踏区三江镇调查完最后一所学校,早早吃过午饭我和老易就乘坐班车回县城。路过千佛公社集镇,我决定下车去看看几位在千佛中学实习的本组同学,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熊。

熊刚刚吃过午饭,也没问我吃饭没有,转身就去学校食堂打来三两米饭和菜。我再三解释吃过了,而且还吃了四两米饭,就提出两人分而食之。他说他刚刚吃了很饱,坚持让我一个人吃,说你走了这么远路那四两米饭早消耗掉了。

我边吃边聊,十分好奇地问他来这里做什么?他深藏不露地对我说,等你吃完了,我带你去看一个神秘的地方。

我匆匆吃完饭,熊陪着我走到学校旁边的一个山崖边,拨开枝蔓攀爬到一龛摩崖石刻前。斑驳的石壁上刻满了小小的佛像,不少已经被人为,甚至有被烟熏火燎的痕迹。

其实,那天我也主要是冲着千佛这个地名去的。1970年我在青海格尔木部队支左期间外出调查,曾经两次在敦煌县城逗留。由于文革时期旅游业凋敝,交通十分不便,我无法去莫高窟游览,只是听同行的地方描述过敦煌千佛洞的情况,心里一直怀着好奇心!

没想到我和熊都有这样的好奇心,都喜欢探险和探索一些有趣的事物。平时,我更习惯于观察和思索,并把自己的观察和思考记录下来,而熊则善于随时将自己的观察和思考与人交流,描述的生动有趣。这一点熊真值得我学习!

毕业后,熊回到家乡双流县,听说分配在一所乡镇中学教书,我分配在成都某区文教局主要从事文化和教育工作,几次委托双流县同仁打听熊的下落,却一直没有结果。我后来调到省出版行政机关,隔行如隔山,更无法了。谁知毕业一别,竟成永诀,令人唏嘘不已!

在我一生的同学、战友、同事中,熊是一个重情重义、乐于助人的人,与其说他的死与酒有关,不如说是与情与义有关。不是么?

上图第二排左起第一位就是大学时的熊成龙同学

请看第二集:我与方敏敢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同学

同学,又称同窗,是有共同学习环境的一群学生。可小分为同班同学、同级同学和同校同学等。同学一般指曾经于同一时间在学的人,比自己较高年级的同学称为学长、学姊,比自己较低年级的同学称为学弟、学妹。而并非与自己同时在学的校友一般不会称为同学。一般而言同学友谊是比较纯朴,没有重大的利益权力的竞争。因此不少人与同学成为好友,甚至知己、密友。

亳州癫痫病医院咋样
什么情况吃益母颗粒
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白秀兰
友情链接